九玄邪尊第一百一十八章不要怪我

2020-01-19 21:47:38 来源: 仙桃信息港

九玄邪尊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要怪我

第一百一十八章

呃……

我怎么飞起来了!?

楚南发现这个事实后差diǎn要抓狂,能够御空那便説明内力能够使用了,内力能够使用,进而进一步证明……

楚南想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等他扭头往回看去时。

便听到身后传出墨长老惊天的爆吼:“xiǎo畜生,今日老夫,必然将你千刀万剐方才解心头之恨!!”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内力忽然能够调用了,但是现在他根本不关心这件事,最重要的是,杀了这个xiǎo畜生!!

听着这惊天的爆吼,楚南差diǎn一个踉跄,只感觉头皮都要炸开。

一回想到御灵境修者的恐怖,而且这个御灵境强者还是跟自己不死不休。

楚南魂儿直往外冒,吐着舌头,二话不説亡命奔逃,疯狂的催促着内力,整个人在虚空的速度竟是又陡然强制提升一倍,疯狂的朝着窟窿上跑去。

只是——

御灵境强者,墨长老修为深厚到多少,只见他双目喷火,手中华光闪过,立刻召唤出一柄绿色仙剑。

这绿色仙剑正是他的本源灵器!

御灵境强者,在加上本源灵器的加持。那速度陡然间飙升数十倍,比楚南快出一大截。

十几丈的距离眨眼而逝。

楚南只感觉身后凌厉的攻势袭来,心中那一抹寒冷好比闪电般袭遍全身,当真是有些魂飞天外。

正逢此刻,南宫瑜忽然从上探出头,看了看两人情况一眼,双手做喇叭状对楚南大喊:“赶紧上来!我把机关再封印!”

不要你説我也知道!!

楚南心里一阵呐喊,此刻也再也顾不得什么。

楚南当机立断,右手翻转不知何时已然多出一颗魔化丹。

这魔化丹可以强制提升修者的力量,但是药效过后,会对修者产生很大的影响。

但现在楚南已经管不到这么多了!

二话不説张开嘴便吞下,这一刹那楚南只感觉浑身的血肉都燃烧起来,体内好比有一股狂躁的力量,想要撕破他的躯体挣脱出来。

楚南脸色通红,双目充血。只感觉浑身被那药效摧残的要爆体,他狂吼一声,心念急动。一时间狂暴的内力,不断涌入筋脉之中,疯狂的摧残着楚南的躯体。

魔化丹不同于魔元丹,虽然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魔化丹的药效要更加强劲,而且几乎让人陷入入魔状态,神智不清。

一瞬间,楚南只感觉自己丹田之内的内力,仿佛被抽了个空,全部永瑞筋脉中。

这种浑身被撕裂的痛楚,让楚南额头突爆出青筋,脖颈之下甚至能够看到那青筋都完全充血,鼓了起来。狰狞不堪。

楚南的身形骤然加倍,阵阵内力仿佛从他的体内溢出体外,竟是肉眼都能够看到内力化作的淡蓝色的气流。

“噗!”

他的身体在空中荡起一阵气流波动,速度快到极致,甚至连空气都把楚南的皮肤摩擦的灼热,整个人犹如利箭,眨眼而逝,只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

没想到区区一个先天之境的xiǎo畜生,速度竟然一时间暴增到堪比自己。

墨长老心中凛然,随即眼中浮现一抹凌厉的神色。

这个xiǎo子在先天就有如此强劲的内力,若是让他步入御灵境,绝对是自己一个大敌。

墨长老势要将这xiǎo子扼杀在摇篮中,当即也服下一颗魔化丹,实力再次陡然提升。

只是在他犹豫的片刻,楚南眨眼间已经快要到达上面。

墨长老牙齿几乎咬碎,手中符咒升腾燃烧成灰烬,三柄黑芒同一时间被祭出。呈一字型拍开,带着摧枯拉朽之势激射向楚南。

为了杀掉楚南,他竟然祭出了灵符,那可是足矣斩杀一名御灵境修者的,最罕见的攻击灵符,只为了对付一个先天强者!

下了如此大血本,他对楚南的恨可见一斑!

“钪锵!”

一阵刺耳的金属声响。黑芒一闪而逝射中楚南,在空中的楚南也顿时仿佛犹如被击中的飞鸟,整个人抛飞了出去,摔在地板上。

南宫瑜脸色大变,眼中浮现一抹焦虑,向趴在地上的楚南跑过去。

“臭家伙,你,你别死啊!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楚南听到这话还蛮感动,谁知南宫瑜又紧接着补充道:“你死了谁跟他打啊,你好歹也跟他同归于尽啊!”

楚南听到这话差diǎn气晕过去,有气无力的坐起身,艰难的抬起右臂。

这才发现,自己的赤炎拳套上,正嵌入两柄通体黝黑的匕首。

就差那么一下下,若是这匕首再偏那么一diǎndiǎn,自己恐怕早已被洞穿了。

楚南心有余悸的放下手,喘着粗气正想説些什么,此刻他忽然感觉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之感,这才发现,自己的手骨竟然完全被震断。

只是这灵符的攻击实在太过强大,连五阶灵器赤炎拳套都毁坏掉,而且强烈的余力,还是穿过了赤炎拳套,把楚南的手震骨折。

若不是赤炎拳套替自己挡了一下,后果将不堪设想。

墨长老此刻也应声一跃而上,落在地板上,脸色铁青到极diǎn,深吸了一口气:“xiǎo畜生,今日老夫一定会用血炼之法,先将你的**炼化,然后将你的灵魂封印在老夫的本源灵器中,化作器灵,永生受老夫奴役!”

楚南与南宫瑜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那一抹绝望。

外有血妖老魔,内有墨长老。

这一次,他们是真正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死翘翘了。

楚南艰难的笑了笑,看着南宫瑜道:“有个美女作陪,共赴黄泉倒也自在。”

“本xiǎo姐呸,本xiǎo姐才不要跟你一起死。”南宫瑜很显然很怕死,凶了他一眼。

随即南宫瑜站起身,看着墨长老不卑不亢,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坚毅,一时间竟然不是这么害怕了:“墨长老,我爹与你苍焰斋乃属同门,且与你斋主交好。若是你杀了我。如何回去交代!”

“哼!”墨长老冷哼出声,不屑嗤笑:“你协助外人破坏禁制,单凭这个罪名,也足以让你死上千百遍!老夫纵使是杀了你,我谅他九冥城主也不敢説什么!”

“哦?”南宫瑜也是冷笑,反唇相讥:“你説的这话,有人信么?”

説到这里,墨长老微微一怔。南宫瑜接着道:“按理来説,这上古禁制还是我九冥城先发现的。投入的人力物力,资源根本不比你苍焰斋少。况且我还是九冥城公主。你説,单凭你一人之言。我爹和苍焰斋斋主,白爷爷会相信谁呢?”

“你!”墨长老眼中浮现一抹怒意,没想到她竟然敢威胁自己,心中恼怒之下,竟有一掌拍死这个女子的冲动。

南宫瑜看出了墨长老的杀意,非但不惧反而是呵呵一笑,此刻她那淡然的神态,仿若有运筹帷幄的气魄,胜券在握:

“墨长老我劝你不要冲动,你説我爹爹如此疼爱我,如何能够不给我几件法宝?实话跟你説了吧,在我xiǎo时候,我爹爹便在我身上种下一道禁制。若是我有任何闪失,无论身在何处,我爹爹都可以感应到我出了意外。而且,这道禁制,会自动采集杀我之人的神识。所以,无论你上天入地,我爹爹就算掘地三尺,也必然会把你找出来!”

这一席话,説的墨长老目光闪烁,时而射出杀意,时而有黯淡下去,仿佛才判断着南宫瑜所説的真假。

南宫瑜却是不急,抱着肩膀,笑眯眯道:“而且恐怕,这次上古禁制被毁坏,墨长老你也难逃其咎吧?”

“你想要説什么,老夫可没那么多耐性听你废话!”墨长老沉着脸,努力压抑着。

南宫瑜眼中忽然浮现过一抹神秘的笑意,道:“不如咱们做个交易吧。你放了我跟楚南,我帮你作证,就説那上古禁制自己发生意外爆炸,到时我在到白爷爷面前替你説些好话,你也可以推脱。如何?”

本来南宫瑜是很有把握,谁知墨长老听完之后,想也不想,便大声怒斥道:“想让我放过这个xiǎo畜生,绝不可能!”

他看向楚南的眼神中,冲天的愤怒,几乎侵占了神智。

方才被楚南这个先天强者一顿胖揍,还逼他叫这xiǎo畜生爷爷。由此可见他对楚南该有多么恨!

墨长老几乎是咬牙切齿道:“老夫dǐng多看在斋主面子上,放你这xiǎo丫头一条活路。至于这个xiǎo畜生……必!须!死!”

南宫瑜脸色微变,娇叱道:“难道你就不怕白爷爷的追责吗?”

“哈哈笑话,”墨长老恨声大笑之余,道:“白斋主明鉴,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只是这xiǎo畜生,今日必须死在老夫手中。否则的话,老夫誓不罢休!”

“xiǎo丫头,”墨长老脸上浮现阴恻恻的冷笑:“老夫能够放过你,已经是你气运加身,各退一步。否则惹怒了老夫,老夫即便是拼了得罪斋主,你们俩个也一个别想活!”

听着墨长老的话,南宫瑜神情微微一凛,她看的出来,这墨长老真的动了怒。

南宫瑜默然不语,头微微的低了下来,紧抿着嘴唇,眼中目光不断的闪烁,似乎在犹豫不决。

看到这幕,楚南心里生出淡淡的失落,摇了摇头。

不过他也清楚,南宫瑜的选择是正确的。两人并非多么深的交集,也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来説。

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会选择独善其身。

“楚南……”南宫瑜转过身,略带歉意的看着楚南,眼神不断闪避着,不敢直视楚南,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歉意:“对不起。”

听到这个回答,楚南默然不语,只是目光中充满失落,一言不发目送着南宫瑜走了过去,走到墨长老身后去了。

见南宫瑜做出选择,墨长老心里也是一松,他还真怕得罪了南宫瑜。

虽然説自己可以选择杀了他们俩个,然后远走高飞。可是墨长老不敢肯定,南宫瑜身上是否真有九冥城主种下的那道禁制。

要知道若是被九冥城主那种恐怖级别的存在盯上,不死不休的话。墨长老想一想都打了个寒颤。

此刻看到南宫瑜终于明哲保身,墨长老目光再次锁定住楚南,嘴角勾起一抹狰狞嗜血的笑意,双目瞪大死死盯着楚南,歹毒的暴喝出声:“xiǎo畜生,你去死吧!”

楚南心中一黯,忍不住生出丝丝绝望,在这种绝境下,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希望,能够逃出生天。

一股寒意,一股不舍,自内心深处渐渐的升起。

xiǎo师姐,大师姐,叶冰师姐。xiǎo师弟不能陪你们到最后了。

就在此刻——

一道厉芒自墨长老身后顿时飞出,继而响起南宫瑜的娇叱:“臭家伙死笨蛋你闭着眼睛干吗,赶紧动手呀!姑奶奶坚持不住了!”

(这是一大章,抵三四章。第五章,明天补吧。本来今天准备写完的,结果跟女友打了两xiǎo时,哎,强憋出来也没什么感觉了。感情那diǎn破事弟兄们想必也经历过吧。只是大米生日这天,真的是影响心情啊……)

北京731医院怎么样
博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杭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沧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