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韵】解剖楼魅影(传奇小说)

2019-09-14 08:28:20 来源: 仙桃信息港


二月底的天气乍暖还寒,省城C市仍然笼罩在一派寒气之中,路边的柳树枝条虽然开始泛青,一粒粒鹅黄色的芽胞绽满枝条,展示着早春已经来临。但人们依然是衣帽紧裹,还没有卸下冬装,街道上人影稀少。而原本冷冷清清的城南H医科大学却一下打破了十年的沉寂,门庭若市,热闹非凡,一副副兴高采烈的青年男女面容给这里带来了喜气和生机。这是1978年的初春,恢复高考后入学的个春天。虽然明天三月一号才是新生报到的日子,但是这两天学校开始布置新生入学事宜,各个系组织人员写欢迎新生的横幅标语,设路标指引各系新生报到的地点,加上不少学生已经来到学校熟悉环境,因此显得异常热闹。
柳青、袁雯雯和陈旭是昨天到达省城的,他们都是T县人,同时考上了H医科大学。T县位于省城东边远郊,距省城200多公里。这次恢复高考,T县考出了六位状元,除了他们三位,还有两位考取了师范学院,另外一位考取了财经学院。因为他们三人同校,经过联系之后,约定一同赴校。昨天早上不到七点三人就乘坐长途客车,一路颠簸到下午五点多钟才到达省城,天色已晚,他们就随便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
三人都没出过远门,到省城自然也是次,那种愉悦高兴的心情自然不必说了,且对什么事都感到新奇。天刚发亮,他们就起床洗漱,在外面早食店吃了稀饭馒头。然后他们就顶着茫茫浓雾,不顾寒冷去寻找到医科大学的路。由于没有地图,乘几路车,转几路车只有边走边问。陈旭是男生,问路的事自然由他出面。几经周折直到上午十点,他们终于来到H医科大学校门前,宽敞的校门很有气派,顶上横书着H医科大学校名,校名看来是新近书写的,行书字体笔力遒劲,潇洒奔放。校门敞开着,没有人看守,不时有车辆进出,许多和他们一样的新生络绎不绝的进出校园。
三人随着人群进入到校园内,他们沿着一条宽敞的混凝土大道往前走,两边的塔柏造型优美,整齐而苍翠,给校园增添了绿意。高大的银杏树挂着稀疏的黄叶,在初春的风中翩翩起舞,又给校园增加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校园很大,据校园简介上说占地2500余亩。一处处竹林和香樟树林等常青树把校园装扮得四季如春,声声鸟叫清脆悦耳。校园的道路纵横交错,都是整洁的混凝土路,也有石板小径通向幽静处。他们顺着路标所指的医学系报名点走去,在一处银杏树林掩隐中找到了书写着第八教学楼的地方。这是一栋古色古香的老式建筑,多为木质结构,正门两根双人合抱的圆木大柱漆成朱红色,显示其庄严而宏伟,医学系报名点就设在这里。之后,他们又循着药学系报名的路标寻找,在一片李花开放的地方看到了第六教学楼,这是一栋六十年代修建的砖混结构建筑,共有四层,很是宽敞明亮,陈旭的报名点就在这里。
报名地点找到后三人继续熟悉校园环境,他们顺着转向东侧小道,走过两座小拱桥后,前面是一处荷花池,池中有一座假山,长着一些小斑竹和滴水观音,水中新荷还没长出,只见去年的一些残荷飘浮水面。水很清澈,隐隐可见一些红鱼缓缓游动。池边有一簇簇竹林掩映,甚为幽静,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绕过荷花池再往前走,是一片开阔的运动场所,长满杂草的足球场兼跑道看来好久没用过了。几个篮球场看得出是新换的篮球架,还有一些单杠、双杠也是新添置的。排球场、羽毛球场、露天水泥乒乓台桌、跳高跳远的沙坑等等一应俱全。运动场地的南边是一片桃树林,桃枝上已经开始露出了花蕾。穿过桃树林,他们又向南游览。一路上各种不知名的花草映入眼底,异常美丽。在一处玉兰花盛开的地方,他们看到了学校图书馆,图书馆也是一栋古老的建筑,重檐三脊顶,上面盖的都是琉璃瓦,檐角雕龙刻凤,柱子拱梁门窗均涂以朱红色漆。图书馆大门两侧有十数株白玉兰和粉红色玉兰花,开得正艳丽,如片片白云和霞彩,随风送来阵阵芳香。再往深处走,是药学系的植物园,园中种植着一些不知名的中药材。植物园旁是药学系的实验大楼和一个小型药厂。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他们感觉腹中饥肠咕咕作响,一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过了。看来一时半会也转不完校园,今后也有的是时间转,于是三人绕出校园,上街找地方吃午饭。下午,三人在繁华的市区瞎转了两个钟头,然后回到居住的旅店。
第二天吃过早饭,三人提着行李箱顺着已经熟悉了的路线来到校园,柳青和袁雯雯去医学系报名,陈旭一人去药学系报名。报名后她们被临时安排在学校西边的一栋楼房居住,具体的宿舍要等分班后才能固定。
两天的报名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由于是十年浩劫后的初次招生,师资和教学设备可能都不到位,偌大一个学院招了不到700学生。医学系一共招收了400多名新生,分为三个中班,一个中班三个小班,一共九个小班,每个小班四十多人。药学系招了二个小班,口腔系一个小班,法医系一个小班。由于十年没有招生,这次恢复高考也包括文革前的高中生,因此年龄差距悬殊较大,主要是在医学系,因此学校专门为医学系编了一个老大哥老大姐班,第九班。柳青和袁雯雯没有分在一个班,袁雯雯被分在三班,柳青分在六班,柳青向年级辅导员提过两次请求,要求与袁雯雯分在同一个班,都被拒绝了,两人都感到很失望。
学生宿舍在校园西边,男生宿舍是一栋60年代初修建的砖混结构楼,共有四层,每一层有二十个房间,宿舍楼只有一个大门,楼梯和大门都在宿舍楼的中间,进大门就上楼梯。大门一楼左右两间房是传达室和治安室,二十四小时均有人值班。宿舍在走廊两边,以楼梯为界,左右各十间,每一层西尽头为洗漱间和卫生间。整个宿舍楼里外都重新粉刷了一遍,玻窗也重新安装了,看来还算整洁。每一间宿舍约有二十平米,安有四张上下铺的钢质学生床,住八名同学,房屋中间背对背安有二排长条桌,一排四张,每一桌配有一只独凳。条桌有二个抽屉,左边有一个小立柜,供学生们学习用。房间顶上安有四根日光灯管和两个吊扇,也算是当时较好的条件了。
女生宿舍在女生院内,位于男生宿舍右前方约一百米处,之间相隔一条大道和一个操场,操场上绿草丛生,有两个篮球场和一个羽毛球场,还有一些单杠、双杠等健身设施。女生院周围有二米多高的围墙,正面是两扇铁条门,进门是传达室和治安室。院内有三栋和男生宿舍楼相同的建筑,呈n字排列,其设施和布局基本与男生宿舍楼相同。院内几株白玉兰开得正欢,两棵桂树和几棵香樟树枝叶茂盛,掩映着宿舍楼。柳青和袁雯雯都住在同一栋宿舍的二楼。
女生院左前方不远处便是学生食堂,这也是修建于60年代的砖木结构房。食堂大厅约五百平米,下面是三米多高的砖混结构,安有大扇玻璃窗。上面二米多高的人字木梁,盖以小青瓦 ,通风而宽敞明亮。大厅内设有数十张水泥桌凳,可同时供数百人就餐。

两周的入学教育和政治学习很快就过去了,医学课程逐步进入正轨。医学系上课和集体活动都以中班为单位,一个中班一位辅导员老师。柳青因为性格活跃,很快就熟悉了班里的四十五位同学,并被选为六班班长。袁雯雯性格内向,除了对同寝室的几位同学比较熟悉外,班上的同学还认识不到一半。她常常跑来找柳青,在还不是很熟悉别人的情况下,老乡柳青仿佛成了她的依靠。
袁雯雯生在T县县城,父亲是县农机厂的工人,母亲是一名家庭妇女。家庭收入就靠父亲的微薄工资,母亲有时也出去找点临时工做,以贴补家用。为了减轻负担,哥哥袁林初中毕业后就去当兵了。袁雯雯从小就天生丽质,眉清目秀,皮肤白净,瓜子脸蛋,一双大眼水灵聪慧。额前刘海齐眉,乌黑的长发辨成辫子披于身后,在县中学里一直被视为校花,高中毕业更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一米六五的身材苗条婀娜,人见人爱。袁雯雯家庭虽然贫寒,但是父母和哥哥从小就把她视为掌上明珠,不会让她有一点委屈。上学放学,总是有母亲接送,平时也不让她和其他小朋友玩耍,害怕有半点闪失,因而也养成了雯雯依赖和内向的性格。雯雯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学习一直很刻苦努力,成绩都是名列年级前茅。雯雯的运气说来也算很好的,到上初中年龄时,正值复课浪潮,教学开始走向正轨,高中毕业时又遇上恢复高考,一鼓作气便考上了大学,中间没有耽搁,因此在现在大学年级中年龄是小的。
柳青,一米六八的个子,天生鹅蛋脸型,柳眉大眼,一头运动短发乌黑发亮,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自幼生长在T县的一个小镇上,爷爷是镇上的老中医,秉承于祖上的中医世家,也是一位较为有名的拳师,现在八十多岁了,鹤发童颜,身手仍然敏捷。父亲继承了爷爷的衣钵,也是镇上德高望重的中医师,任镇卫生院的副院长。母亲在卫生院中药房施药,家庭经济情况很好。柳青从小性格顽皮,常常和男孩子一起爬树翻墙,下田抓鱼捉蟹。由于家里没有男孩,父母和爷爷索性就把她当作男孩养。爷爷从七岁便开始教她练功习武,把毕生功夫尽数传给孙女。柳青天资聪明,一学便会,也不怕吃苦,因此在十二、三岁时已经有一副好身手了。柳青也很懂事,遵循爷爷的教导,从不在外显摆自己,更不会凌强欺弱,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她有一身武功。柳青学习成绩也很好,74年考上县高中,成绩均在班上前茅,她性格活跃,喜欢体育运动,是学校女子篮球队队长。两年的高中学习很快就过去了,毕业后,无事可做,跟随父亲学习了一年中医。得知要恢复高考,便开始复习,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医科大学。
袁雯雯和柳青认识后,就把柳青当作依靠,常常形影不离,为没能分在一个班还闷闷不乐了好几天。柳青也很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娇柔妹妹,虽然认识时间也不是太长,却对她有一种亲切感,有一种想要呵护她的冲动。好在她们都住在同一宿舍楼的同一层,除了上课睡觉不能在一起外,其它时间都在一起。星期天陈旭也会过来找她们,一同去熟悉这个学校的各个地方。
学期的医学课程有医用物理学、医用化学、微生物学和人体解剖学。对于柳青她们来说既感到新奇,又觉得压力很重。物理化学高中有基础,只是融入一些医学所需的内容,不难理解。与医学有关的微生物种类不多,结合标本也还好记。唯有这人体解剖学难,虽然这人体与自身都有关,并且随时都能见,但是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台复杂机器的外表,要了解它的构造和机能,只有将它们一块一块卸下才清楚。一周二次的解剖学基础理论课,老师结合幻灯片讲解,理解不难,关键是记忆难。两个月基础理论课后,才结合标本进行实习。
又是一个周末,火红的太阳从校园东边的树林升起,淡淡的薄雾在晨曦的照耀下渐渐散去。这天吃过早饭,陈旭就来约柳青和袁雯雯到城里去玩。自从来省城后,除了报名前去逛了一下城市,入学后还没有机会进城游玩。 时值三月下旬,气温转暖,人们卸下了厚厚的冬装。陈旭里面穿了一件黑色毛衣,外面穿了一身蓝色的劳动布中山装,脚上穿一双绿色军用解放鞋,显得比往日更精神。他度着步子在女生院外耐心的等待柳青和雯雯。
陈旭出生在T县农村,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一家五口人都以农业为生。姐姐不久前已经出嫁,还有一个妹妹在读高中。父亲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母亲身体较弱,在家喂喂猪,养点桑蚕和鸡鸭。姐姐读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期,只读了小学毕业就在家帮助父母干农活,供弟妹读书。陈旭从小就很懂事,知道为家庭分担困难,在外面读中学时,星期六下午下课后都要赶回家帮助做农活,星期一一早再赶回学校上课。陈旭学习很刻苦,学习成绩都排在班级前面,75年高中毕业后,响应国家政策回乡务农。77年经过努力复习,终于考上医科大学药学系,也是他所在公社自解放以来个考上大学的人。公社专门在知青大会上作了表扬,并给他颁发了二百元奖金。今年二十一岁的陈旭身高一米七,浓眉大眼,国字脸,由于长期的劳动锻炼,身体强健,肌肉发达,皮肤黝黑,在他的嘴角总是挂着笑容,显得憨厚老实。
大约半小时后,柳青和袁雯雯终于出来了。雯雯穿着一身草绿色的女士的确良假军装,衬托着她那白里透红的桃花粉面,胸脯高高挺起,更显得楚楚动人。柳青是一身浅蓝色的运动装,更是精神抖擞。在那个刚从文革时期走过来的年代里,人们的衣着样式都很单一,颜色都停留在蓝、灰、绿、黑的格调上。虽然穿着简朴土俗,但还是遮挡不住少女那特有的被荷尔蒙滋润的光泽。雯雯走到陈旭面前,不好意思的说:“陈旭,对不起啊,我今天不想去城里游玩了。”“为什么呀,我们不是早就约好的吗?到这里这么久了,我们还没有认真去城里玩过呢。”陈旭不解的问道。柳青知道雯雯是因为女孩子每月的例假使她不便远行,便接口说道:“现在正是学校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们应该去赏花。城里随时都可以去,但是这桃花一年只开一次,。”陈旭见她们二人都不愿意去,只好无语,随她们的意愿在校园内赏花。

共 1 96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思想深邃,意义深远,笔力细腻的小说。作者把时间放回上世纪七十年代,特定的环境,不同性格人物共同演绎这场善由心生,恶由心念的传奇,阅读后让人深思、感叹人性的百样。邪不胜正是永远的主题!赞!佳作力荐!感谢赐稿湘韵!祝云淡风清创作愉快,佳作连绵!【编辑:风起的地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6290015】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6-29 15:4 :14 谢谢风起言简意明的编按,辛苦了,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6-29 10:46:27 欣赏云清兄的精彩文笔,学习!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29 15:46:52 谢谢子民欣赏,小说还得向你学习。
回复  楼 文友: 2014-06-29 15:49:1 谢谢子民!
4 楼 文友: 2014-06-29 10:49: 1 隽永的文字构成了这篇文章独特的意境和深邃,赞!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6-29 15:52:22 谢谢荷韵欣赏,问好,祝夏安!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6-29 15:5 :2 谢谢荷韵!
6 楼 文友: 2014-06-29 10:54:07 恭喜云清兄,一炮走红,了不起,向您学习! 秃笔写庸,腐纸留浊。郁,愚也!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6-29 16:02:0 谢谢李仁夸赞,偶尔撞到红豆豆了,汗颜。
7 楼 文友: 2014-06-29 10:56:07 恭喜云清老师获精! 飞红点点乱清秋,又恨情多不自由。看透风霜那些事,眉尖故作一番愁。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6-29 16:0 :44 谢谢秋香,问好,祝夏安!
8 楼 文友: 2014-06-29 11:28:41 云清社长还真是全方位,诗歌散文小说都这么出色,佩服!欣赏学习了。 现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有作品上过报刊。
回复8 楼 文友: 2014-06-29 16:06:25 谢谢君子夸赞,问好,祝夏安!
9 楼 文友: 2014-06-29 19: :01 欣赏老师传奇小说,受益!风起的按语也非常精练,学习!
回复9 楼 文友: 2014-06- 0 00:17: 2 谢谢微笑欣赏点评,问好,祝夏安!
10 楼 文友: 2014-06- 0 19:44:0 恭贺云淡风清老师,作品获精!遥祝快乐!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儿童口臭
幼儿口臭
工作常备药治腹泻效果如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