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联赛疯狂投入致收支失衡广告足球难以造血

2018-09-13 06:38:25 来源: 仙桃信息港

这几天,好不容易冲超成功的重庆力帆要退出明年的中超联赛成为了各家媒体关注的焦点,同时又从沈阳传出了中泽俱乐部要退出中甲联赛的消息,对广大球迷来说无疑是个大“冷门”。

因为就在上月有媒体预计明年中超的“5亿俱乐部”将达6家:广州恒大、北京国安、山东鲁能、广州富力、上海上港和上海绿地,中超似乎正处于空前的繁荣中。但细细品味,这一冷一热中传递出强烈信号:金元足球,恐已走到尽头。扬子晚报记者 朱仕农

疯狂投入收支失衡

长期赔本赚吆喝难以支撑

据新华社报道,《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显示,2014年中超公司的整体收入突破4亿元大关,上座率名列亚洲,成为中国职业化以来红火的一个赛季。不过看看几个数据,也许能够觉察到端倪:2014年中超赛事版权的收入仅由去年的3600万元涨至今年的3866万元,门票收入由去年的3.3亿元降至今年的1.2亿元,而中超球员的薪资总额达到17.81亿元,连续4年的涨幅都在20%以上。2014年,虽然有广州恒大、贵州人和、上海上港、上海申鑫、广州富力5家俱乐部盈利,如果考虑到此前的投入,绝大多数俱乐部仍然亏损。

近年来在恒大、鲁能、国安等少数豪门的大手笔下,大牌外援外教登陆中超,比赛更精彩好看。然而,与火爆的球市相比,转播、门票等俱乐部主要收入来源仍没有多大改观,中超的广告效应也很难评估,反倒导致球员身价猛涨。投入产出不对等、造血能力不足,中小俱乐部生存空间更加逼仄。河南建业投入2亿元才勉强保级,精明的尹明善不得不掂量一下值不值。

对于尹明善来说,从2000年花6800万元从前卫寰岛手中接过重庆足球队后,再到经历2004年以5000万元从云南红塔手中买壳参加中超,连年投入,除了广告效应,换来的实实在在资产,也只有一块洋河基地,不过因为洋河基地的地皮只能用做体育相关产业的发展,所以实际上很难给尹明善创收,如今那里已经成了力帆集团自己的汽车驾驶学校基地。继续搞足球,继续烧钱,实在是吃不消啊。

广告足球难以造血

边际效应衰减终有一天收手

在商言商,我们不能责怪企业家的“势利”,十多年的赔本嫌吆喝总有个尽头,哪个商人也不愿意让足球掏个空。说白了,绝大部分企业家投资足球,并不是因为足球能为他们带来多大的利润,更多的是看中了他们投资这些项目的广告效应。

许家印的恒大投资女排可以说是经典的案例了。在投资女排前,广东以外有多少人知道恒大,知道许家印?但他通过砸大钱请郎平,请国内外球员,打造出一支在国内所向披靡的恒大女排,几乎在一夜间让许家印和恒大在全国家喻户晓。有人说,许家印为女排投入了近亿人民币,一个营业额上千亿的企业,你花一亿广告能达到这效果吗?许家印无疑是精明的。

然而,五年后,许家印就与女排再见了。据了解,许家印有着浓厚的女排情结,大学 时期女排拿到世界,他把扫帚点燃当火把,在校园狂跑三圈高喊“团结起来、振兴中华”。他爱排球远甚于爱足球。然而,恒大不是慈善机构,女排不赚钱、不再能赚取眼球;上不讨领导喜欢、下没有民众吆喝,就算免费派发球票体育馆都坐不满,索性忍痛割爱放手,不失为明智之举。

许家印投资足球与投资排球的目的是一样的。从2000年前后开始,足球成为了众多民营企业一举打响名气、开拓全国市场的营销利器:四川全兴、青岛啤酒、绵阳丰谷、云南红塔、成都五牛、厦门蓝狮、武汉红金龙构成了中国足球的“烟酒时代”,而十余年后的中超联赛,烟酒企业变成了房地产商。

但是,当足球广告效应的边际效用日益衰减,而投资人主营产业出现资金链危机时,对于几乎没有任何造血能力、却要大量输血的球队,贱卖就成了通用的做法。因此,很多人提出,恒大女排的今天,会不会是恒大足球的明天?我说,什么都有可能。

疯狂总会付出代价

挤破中国足球的泡沫并非坏事

2012年,赋闲在家两年后的意大利名帅64岁的里皮终于接受了来自中国的执教邀请,搭乘中国老板的私人飞机来到广州之后,他得到了这样一些礼物:珠江畔的望江独栋别墅,私人游艇,以及据说达到1000万欧元的年薪。

用同样的手段,许家印把孔卡、穆里奇、埃尔克森等世界足球响当当的球星招至麾下,年薪都在数百万欧元;把当年半数左右的国脚都收罗到了门下,年薪都在数百万元人民币。凭此,中国足球进入“恒大时代”。于是乎,不甘心居人之下的山东鲁能、北京国安、广州富力相继展开了激烈的“军备竞赛”,“3亿俱乐部”、“4亿俱乐部”、“5亿俱乐部”相继出现,球员的身份与薪水扶摇直上。

江苏舜天近年的投入在二三亿人民币之巨,但在中超只能算是一支平民球队,凭着多年来梯队建设的极度重视和成功引援,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中国足球的“国脚大户”,在一期的国家队中有6人之多,而且有4人是主力。这一方面说明了舜天的远见与成功,但另一方面也不能不说是中国足球的悲哀——青训体育扎实,人才储备充分、曾经傲视中国足坛十年的大连足球在“金元”的炮战中轰然倒下,退出中超;而曾经是中国足球贫瘠之地的江苏,反而成了中国国脚的“大户”。上赛季结束,舜天的国脚和青年才俊就被国内众多豪门所关注,有传言:吴曦和孙可的身价已经达5000至6000万元人民币。这是什么概念?在西甲劲旅皇家社会身价排第四位的鲁本帕尔多才600万欧元。这不是泡沫是什么?

上赛季,河南建业花了2亿才在时刻保级成功,在巨大的泡沫下,中国足球越来越成为了金钱的奴隶。没钱,你足球基础再好也白搭,辽宁足球人才丰富,可辽足却永远在生死线上挣扎,这样的中国足球哪来生命力?

职业足球需要耐心

无人种树荒野永远成不了森林

如今的中超让很多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日本的J联赛。当时,刚刚开始职业化进程的日本联赛也曾引进济科、斯基拉奇等过气拉动球市。但足球评论员颜强指出,与中国不同的是,日本俱乐部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青少年教练队伍的建设中,“他们会在各个梯队聘请巴西队教练,复制他们的足球文化”。每年J联赛联盟还会拿出钱来进行球场建设,的计划是,要用5亿日元给全国的小学、幼儿园铺建绿色草坪。与之相关的一组数据是:日本人口仅占中国的十分之一,但12岁以下的注册球员达到36万。在中国,这一数字仅有不到一万人。

职业化并不仅仅是花钱砸出个光鲜的球队,还需要有过硬的场馆设施,有的科研人才,有务实的后勤保障团队,有各个年龄段的队伍储备,有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和俱乐部文化,这是一个需要耐心建构的系统工程。但是,国内足球,以及篮排球的职业化环境短视而浮躁,追求短期回报,没有多少人愿意长期默默无闻的耕耘。

孩子连踢球的地方都没有,中国足球能上去吗?再看看我们的中超球队,土豪们一个个在比钱买外援抢内援,有多少人在踏踏实实培养人?都不想种树就想有森林,那不是白日做梦?

足球,尤其是职业足球,需要钱,需要大钱。但钱应该花在该花的地方,花在基础的地方。抢着砸钱的足球没有出路,已到尽头,中国足球该是梦醒时分了!

温州啤酒
苍南华鸿万府90-120㎡户型图-温州
米手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