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像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41:16 来源: 仙桃信息港

无意义的岁月就像我存身的这条河的永恒和变化的河水,在不经意间偷偷摸摸地溜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然后惊醒,看到了一个比记忆中更为狭小的世界。又一个十年过去了,我想。对于时间的计算,我无能为力,只有依靠眼睛看到的世界的大小来判断。十年前的世界是现在的两倍,二十年前是十年前的两倍,三十年前,四十年前,一百年前,在初的岁月,我随着河水游走,看到了一个新奇的水中世界。  在初的岁月——我已经老了,临近死亡,这意味着我开始喜欢回忆,喜欢沉湎于过去的辉煌——我高高居于庙堂之上,接受众人的膜拜。那时候的我全身闪耀着金光,脖子上挂着红色的霞帔,安然端坐在那些明明的香火前面,享受着高高在上的虚荣。这样的回忆有时让人难以忍受,因为它一次又一次逼我看清现实:深陷在河底的淤泥里面,身上的镀金已经脱落了许多,里面的青铜开始腐蚀;大腿那儿的一个洞一直抵达了我脆弱的心脏;一些该死的小虫子在我内心深处安营扎寨,生出一窝有一窝的小崽子;那些刚刚睁眼见到从河水里射出来的昏暗光线的小虫子在一个清晨骚动起来,把我的心都搅乱了;在一片混乱中我仿佛回到了故事开始的时候,心的翻滚像极了记忆中那的一次海上颠簸。  大臣的一个建议,皇帝的一次应允,我被粗手粗脚地从寺庙高高的位置上搬了下来,然后放进了一个红色的木箱子里面。周围铺满了朱红色的锦缎,在那个七月这让我热的要死。我被放进马车里面,在里面闷了足足一个月。在我快要开始诅咒的时候,我被搬出了马车,搬上了一条船。上船之后他们打开了木箱,把我放出来到一个简陋的佛龛上面。当天晚上,船长带着几个人过来对我表示了他们的敬意。我很满意,许诺他们平安的航行。他们好像听懂了我神圣的话语,高高兴兴地出去了。不久之后,我感到一阵剧烈地震动,后来是轻微的颠簸,我知道,船出发了。不知道目的地是什么地方,会不会让我受到尊敬。  晚上遇到了几次大风浪,船摇晃得很厉害,我听到了很多瓷器碎裂的声音。有好几次我也差点在猛烈的颠簸中摔向了黑暗。这些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的。第二天来了两个船员,他们向我敬了敬,然后拿出铁钉和木块把我固定在船壁上了;腰那处钉得太紧,挤得我异常难受。那个晚上我被那疼痛骚扰着,无法入睡,我试着向船长提出了我警告,可是我发现他们根本听不懂我简单而含义深刻的话语。我应该用更为简单的话语向他表达我的愤怒,可是我发现自己因为轻视而没有学会他们那种粗俗和原始的语言。这样的疼痛持续了很久,让我恼火,愤怒,怨恨。后来我想要诅咒他们,刮一场大风,把这只船葬身海底。执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清醒过来,那样我也会落入没有阳光和敬拜的黑暗深渊的。几天后我诅咒那些船员全都死于非命,但很快又停止了,因为没有这些家伙,我不可能到达陆地。我不得不忍受那些铁钉和木条带来的侮辱,试着不去想它们。十几天之后我觉得自己之前的愤怒是苍白和可笑的,有些弱智。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回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于是我尽我的神力来保证这次航行的安全。  接下来的日子可以一笔带过。两个月以后,船靠岸了,我再次被放进了木箱里面的锦缎里。第二次的马车之行有些恐怖,的安慰是另外一种陌生的语言,我试着理解它。后来,我渐渐懂得了这些短促刺耳的语言之后,开始担惊受怕,这并不是一个尊敬我的国度,在这儿有另外的神,他们控制着这儿的思想。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受到欢迎,我不知道我不被接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再次见到阳光是在幽暗深重的皇宫里面,见到的个人是年轻的国王。这个年轻人对我的优美赞叹不已,这让我一阵阵激动。后来,送我前来的那些人开始表明他们的意思,他们希望国王不仅仅接受我这具金色的肉体,还要接受我所代表的含义。他们笨拙地试图让国王那些愚昧顽固的老臣们相信,我,我所代表的,可以为这个地方的人民带来无尽的福祉,可以为伟大的国家带来和平和安宁,可以让国王长命百岁,并且生生世世福禄不尽。国王还是如此年轻,可是对着一点,他心动了,当着大臣和侍者们,他收下了我。有一个糟老头出来劝说,被国王以不能拒绝外邦友好为由斥退了。  不过事情还没有完结。使者们走后,关于我是否应该继续存留在这个国家成了这个朝廷每日都要争议的事情,吵吵闹闹没完没了。这段时间,我被放在一个偏房里面,见不到任何人,这样的孤独几乎要了我的命。那段时间我无所事事,只是徒劳地等待,等待那帮老头子争来吵去,希望能够有个结果,希望可以继续高坐香火之前。不过,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一场瘟疫席卷了京城。不知道发源于何地,可是来势凶猛,短短几天时间里,这个本来人来人往,热闹喧哗的城市变作了寂静的坟墓。无数的人死去,来不及痛苦和呻吟;无数的人处于死亡的边缘,恐惧让他们缩成了一团;恐惧让这些人慌张了,他们甚至都没有想到来求求我,真的,简单的求求我,我一定可以解决这场可恶的瘟疫,并且把健康幸福赐给他们。终于有一位大臣想到了我,他告诉年轻的国王:“我们国家一直都有自己的神,他们一直护佑着我们,让我们的国家繁荣安定,让我们的人民健康多乐。他们让太阳每日从东边升起,把无尽的光泽洒遍大地;他们让大地生出无限的生机,把万物都赐予我们,让我们尽情享用;他庇佑我们,尽心尽力;他恩泽我们,所求不繁;这都是我们的可敬的天神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可是我们呢,我们面对一座外来的铜像,我们迷惑了,怀疑了,我们怀疑我们的神,我们的祖先,我们的一切。我们触怒了善良温和的神了,使他降下了这场灾难。”慌张的国王深信不疑,因为他的地位开始因为瘟疫摇晃了。他下令把我扔到了城外的一条河里。对于这些,我愤怒,可是我无能为力。我想告诉这些愚笨不开化的家伙,告诉他们我可以帮助他们解决任何事情,可是他们根本不理会。后来,河水把我带到了遥远的地方,那里的鱼儿告诉我,京城的瘟疫消退了,突如其来,就像它的降临一般迅速。那儿的人也正在庆贺城市上空许久不见的阳光呢。  我问鱼儿,他们有没有提到我?鱼儿说,没有,完全没有。他们去敬拜他们的神去了,你被丢弃,同时被遗忘,没有人敢于谈起你。你是瘟疫和恶魔。  我需要做些什么。我告诉我自己。我不愿意呆在这没有阳光的黑暗深处,我希望回到人群中去。很快我就想清楚了自己该做什么。我要发动一场新的瘟疫,我要让那些人感到畏惧,感到他们的神的渺小,然后,我要他们来迎接我回去。于是我全身心地投入了这一场战斗。这并不容易,我遭到了强劲的反抗,那些渺小可笑的神在拼命维护自己的利益,它还不想退出这个繁华的舞台。可是,我得告诉它,你不行了,你太弱小,不足以保护你现在得到的崇拜。  因为遇到了不要性命的阻拦,这场瘟疫的发动用了很长的时间;另外,为了证明我比他们的神更为强大——这些家伙可不知道我们和他们的旧神的战斗——这场瘟疫比陷害我的那次更为猛烈。  来往的鱼儿告诉我(我注意到,当我再次看这些可爱的信使时,它们都是陌生的),京城又发生了特大的瘟疫,气势汹汹更甚于三十年前。很快,那些鱼儿又告诉我说,老国王已经派了许多的人下河搜寻我来了。我有些得意。不久,鱼儿们又告诉我,原来他们搜寻的不是我,而是一尊新来的佛像,也是从我的故国送来的。那尊金光闪闪的佛像已经被找到了,受到了国王的尊敬,得到了大臣们一致的认可。他们正希望那尊佛像发发慈悲,解救那些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我不禁冷笑。  很快,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那新来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他想要证明,那场铺天盖地,席卷了京都的瘟疫是他发动的,是他作为对把他扔入河心的惩罚。现在,他容易得多,瘟疫及时消退就是他的明证。那些旧神已经不值一提,而我在刚刚过去的战斗中损耗也太大。这一切都让那新来的家伙占足的便宜。战斗的,我昏睡过去。醒来时,我发现自己下半身已经深深陷入河底的淤泥之中。另外,一些地方开始腐蚀,我变得虚弱不堪,已经没有和那占去了我功劳的家伙争夺荣耀的能力了。  我的未来,也就是我那些漫长了过去,就是在这样的无可奈何中度过的。淤泥慢慢的堆积上来,缩小我的视野。那些鱼儿,来来往往不知道过了多少,他们会告诉我那些繁华地的传闻。后来我不想听了,就沉入了睡眠。这样反复着,直到我的身躯腐烂,直到我的生命终止。死亡开始让我烦躁不安,后来却让我宁静。既然这一切无可改变,那么就接受它吧。让他去享受他的喧哗和荣耀,我要沉浸于我死亡的安宁。在我生命的时刻,我终于明白。 共 33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