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荒芜 第三百七十五章 入天宇楼

2019-10-13 09:54:26 来源: 仙桃信息港

天神荒芜 第三百七十五章 入天宇楼

天宇楼,位于天啸城的极西之地,依山而建。

其上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石洞,分成了高中低三个档次的房间。

夜色笼罩,因为外出通道的突然关闭,城中的修士们都诧异的站在苍穹之下,不解的望着看似什么也没有的虚空。

“这无形禁制很猛,没有灵帝境,应该是打不开的。”

“刚刚我去试了试,那传送通道已经关闭,仿佛只能从外面进来。”

“去往十六皇族的通道都关闭了,看来这天啸城出现了什么大事。”

“难道你没听说,两个时辰前,天香楼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儿。”

“什么事?”

“公孙家大长老秦宇,同土家商号的少东抢一个女修。”

“怎么可能?秦宇的道侣不是刘家的那个外戚刘雨筠吗?”

“对啊,秦宇带着刘雨筠一起去天香楼祝贺生辰,却看上了花魁丝丝。而且听说那个丝丝还是个残花败柳,但土家商号的少东也看上了,出价两千万紫阶灵石把她买了下来!”

“如此说来,关闭外出通道同这土家商号的少东有几分关系。”

“那是当然,秦宇作为公孙家大长老、天啸城强者,又怎么会放过一个小小商号的少东呢?”

……

司马文静跟在韩冰的身后,听着周围议论纷纷的各种言论,埋下了头。

韩冰一把拉着她的手腕,并未多说什么,直接进入了天宇楼的大厅中。

此时,因为已是深夜,只有一个大汉站在柜台前打着瞌睡。

“掌柜的,请问还有房吗?”

“啊!”大汉猛然间抬起了头,仿佛刚刚在做着什么美梦是的,口水流了一尺多长。

他看了眼韩冰和司马文静,笑道:“有倒是有,可只剩一间下房和一间上房了。”

韩冰刚想说话,大汉已经从柜台拿出了一个铜牌,道:“看你是个小家丁吧,来,这是下房的开启阵牌。对了,你可要小声点,下房隔音条件不好,别影响了旁的修士寻欢作乐。”

韩冰没有多说什么,淡淡道:“多少钱?”

大汉不耐烦道:“一百紫阶灵石。”

韩冰从纳环中拿出一百紫阶灵石,恭敬的递到大汉的手中。

大汉见穿着云锦长袍的司马文静,浓妆艳抹,玩味道:“小兄弟,你这个妞是哪家窑子里的货,大爷我明儿也去照顾照顾她生意。”

韩冰并未理他,淡淡道:“这下房怎么走?”

大汉见他爱答不理的模样,指着右侧的一个台阶,冷道:“跟着台阶上去,有指示牌,自己去找。”

韩冰一听,拉着司马文静就立马往里面走。

大汉见他们消失的背影,冷哼一声,嘀咕道:“哼,一个小家丁,能找什么好货,老子一看这娘们儿就是街边上出来打野的婊.子。”

走在过道中的韩冰,听着身后传来的话语,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意让人察觉的冷光。

司马文静低着头,咬着嘴唇,脸上布满了泪痕。

在第十九层过道处,一个小厮急匆匆的从尽头跑了过来,“请让让,请让让。”

韩冰和司马文静立马让到旁边,等他先过去。

可两人正在看着指示牌,打算按照指示离开之际,那个小厮又带着十八个女人从下层,踏着阶梯小跑而来。

“快点,再不快点,老子打断你们的腿!”

司马文静闻着那天香楼特有的香味,忙堵住鼻子,躲到韩冰身后。

韩冰诧异不已:这,不是被冰少买走的那十八个女人吗?怎么她们都在这里。

那个小厮见韩冰两人还站在原地,望着自己等人,立马冷道:“看什么看,小心老子挖了你的狗眼。”

韩冰咧着嘴,晃着手里的玉牌,道:“小哥,我们找不到这个房间在哪里?”

小厮见他手里的铜牌,鄙视道:“你看清楚,这里是上房,你手里的是等的下房。去去去,去九十九层。”

韩冰吞着口水,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然后,他拉着司马文静,转身就走。

只是,他在上楼时,停了一瞬,直到那十八个女人都进入了尽头的那个石洞后,方才离开。

良久,两人才在层,找到了自己的石洞。

韩冰拿着手中的铜牌,不解道:“这东西怎么玩?”

司马文静看了一眼石门,冷不丁的指着左侧的一个卡槽,道:“应该是放在那里的吧。”

韩冰偷偷一笑,立马将铜牌放进了卡槽之中。

轰轰轰!

石门慢慢打开

,韩冰收回铜牌,拉着半推半就的司马文静就走了进去。

此间石洞只有一颗紫阶月光石照明,异常的昏暗。当两人走进石洞后,韩冰看到左侧凸起的按钮,轻轻一碰,那石门就自动关闭。

韩冰笑道:“这个石洞不错啊,孤男寡女的,正可以做些让人浮想联翩的事儿来。”

司马文静知道他故意说这些话儿逗自己开心――既然他都跟恋寒成亲了,又怎么会对自己这个残花败柳做那样的事儿呢?

她冷冷道:“韩冰,你的手可以松开了吗?”

韩冰这才意识到,居然自己一直都牵着她的手腕。

他傻笑一瞬,松开了手,夸张的笑道:“还不是怕你跑了,要是你跑了,我的两千万紫阶灵石就白花了啊。那可是魔煞宫欠无数商贾的钱呢。”

司马文静没好气的没搭理她,细细的打量着洞中的情景:只见整个石洞就只有一架木床,木床旁边有一面铜镜挂在崖壁上,而在一个黑暗的角落,有一处小泉眼,温柔的冒着泉水。

她忙走到泉水旁,将脸上的胭脂妆洗了,冷冷道:“明儿你去给我买两身衣裳吧。我的纳环,被刘雨筠抢了。”

韩冰见她脸上挂满的水珠,笑道:“想买什么样的衣服?”

“跟我以前喜欢的样式差不多的吧。”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木床旁,揭开被子倒头就睡。

这么几个月来,她也是真的疲倦了――既不能安心的修炼,也不能安心的睡觉。就算是一个修灵之士,也得静心养神啊。可是她却随时担心着自己会不会被人再次**。

不一会儿,她就进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长春哪家能治疗白癫风
广东的医院那个妇科好
吉林的白癜风医院
江苏阳痿比较好医院
武汉各种阴道炎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