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金庸互为粉丝每天睡前看看武侠

2019-07-12 23:12:50 来源: 仙桃信息港

邓小平与金庸互为“粉丝”:每天睡前看看武侠

邓小平会见金庸及其家属   邓小平爱看武侠小说,尤其爱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而金庸在邓小平“落难”时,曾撰文盛赞邓小平。   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接见了金庸,相见甚欢。不久,金庸武侠小说在大陆“开禁”,成为畅销书……   邓小平睡觉前   爱看金庸的武侠小说   邓小平曾坦言:“我读的书并不多。”他没看过马恩全集,看的是选集。邓小平和毛泽东相似,喜欢古代史书,他熟读过《资治通鉴》,通读《二十四史》,特别爱看《三国志》。   邓小平还是金庸(查良镛)的武侠小说在中国大陆早的读者之一。当金庸小说在内地尚为“禁书”之时,1973年3月,恢复工作的邓小平从江西返回北京后不久,就托人从境外买了一套金庸小说,并且对其爱不释手。   邓小平的护士郭勤英曾说:邓小平喜欢看的武侠小说,都是港台作家写的,像金庸、古龙和梁羽生的,邓小平都看过,看得较多的是《射雕英雄传》。   邓小平习惯利用中午和晚上睡前的半小时,津津有味地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即使是出差到外地,他也会带上武侠小说。他睡前爱看武侠小说,是贪它不用动脑筋,看得轻松、不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一次,邓楠见到金庸,告诉他说:“爸爸很喜欢看你的小说,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看几页。”邓小平读武侠小说并非完全是为催眠和消遣,他能够将自己的命运联系书中人物的命运思考人生,获取人生的精神力量。 [1][2][3][4]下一页几十年了,   我想见的就是邓小平   金庸的《明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以反“文革”而着称的。他曾被香港的左派骂为“反共反华”、“亲英崇美”,甚至上了极左派的暗杀名单。   他在《明报》执笔写社论,邓小平被打倒,流放到江西新建县,金庸曾在《明报》社论中为他打抱不平,强烈抨击“文革”的种种悖逆之处。他反对林彪、江青等人的倒行逆施,成了他们眼中香港的头号“反动文人”。   他还在社论中不断地赞扬和支持彭德怀、邓小平等人,赞扬周恩来大力提倡的经济建设蓝图———“四个现代化”。1976年春天,“四人帮”刮起“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第三次被逐出政坛。   对此,他在社论中不仅表示坚定地支持邓小平,而且预言邓小平不久就会东山再起,重返权力中心。此预言一年后即得到证实。对此,他曾对说:“可以说,我的想法实际上代表多数中国人民的愿望,既然是众望,大概事情就可以做到。”   金庸还听说,“四人帮”在政治局会议上围攻邓小平,而邓小平不动声色,不予理睬,使“四人帮”一次又一次气急败坏、无可奈何。“邓小平如此刚强不屈,又有着如此丰富的斗争经验和驾驭能力,真令人敬佩!”他说。   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主张搞经济建设。此主张得到了金庸的极大拥护,他在《明报》热烈支持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政策。   他认为:“邓小平有魄力,有远见,在中国推行改革开放路线,改革了以前不合理的制度,令人佩服。真正的英雄,并不取决于他打下多少江山,而要看他能不能为百姓带来幸福。”   金庸对中国未来充满必胜的信心,多少个不眠的夜晚,他激动难眠,有邓小平领航,他相信中国这艘巨轮一定能够驶向辉煌的明天。因此,在中共领导人中,他想见的就是邓小平。   他不无感慨地说,几十年了,我想见的就是邓小平。我一直佩服他的风骨。这样刚强不屈的性格,真像我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英雄人物。 前一页[1][2][3][4]下一页邓小平批示   愿意见见查良镛先生   金庸《明报》的社论,邓小平是知道的。1981年6月27日举行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党的中心工作已调整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了,和平统一祖国也成了正式议题。   邓小平决定通过金庸向海内外传递中央新的对台工作思路。为何一定要通过金庸?邓小平认为:金庸具有深厚的国学功底,在华人世界有号召力。他多年和林彪、江青笔斗,在海外有忠厚正直的好名声,台湾对他也有好感。   1973年春,金庸到台湾,蒋介石因为重病在身,未见他,但蒋经国就各种国是与他进行了深谈。金庸也主张和平统一,曾在视察杀气腾腾的金门之后感叹道:“我一生如能亲眼看见一个统一的中国政府,实在是毕生的愿望。”   金庸发出的爱国心声得到了回应。1981年夏,北京邀请金庸到大陆访问。金庸提出想见邓小平,报告很快送到了邓小平那里,他在报告上批示:愿意见见查良镛先生。   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了香港《明报》社的创办人和社长金庸。7月流火,北京天气炎热。要见心仪已久的邓小平,金庸当然十分兴奋。   金庸郑重其事,早早起床,梳洗一番,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带着妻子林乐怡和一对子女,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的陪同下,驱车来到人民大会堂。邓小平穿着短袖衬衫,已站在福建厅门口迎接。   一见到金庸,邓小平就立即走上前去握着他的手,满脸笑容地说:“欢迎查先生回来看看。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你的小说我读过,我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你书中的主角大多是历经磨难才终成大事,这是人生的规律。”   金庸满面春风,对邓小平微微躬身行礼,握住他的手说:“我一直对您很仰慕,今天能够见到您,感到荣幸。”   一番寒暄之后,金庸将家人一一介绍给邓小平,邓小平连说:“欢迎!欢迎!”并问孩子们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在那里读书等。两个孩子分别作了回答。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邓小平和金庸全家在迎客松的巨幅画像下合影留念,然后在福建厅坐下会谈。邓小平见金庸穿着西装,便说:“今天北京天气很热,你脱了外衣吧,咱们不必拘礼。”   一位是饱经忧患、三落三起的中共领导人,一位是写了20多年社论的政论家,两人坦诚交谈,涉及不少尖锐的问题。 前一页[1][2][3][4]下一页邓小平谈查父被“镇压”事   邓小平对金庸说,中国以后的三大任务是:在国际上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完成祖国统一;搞好经济建设。金庸表示经济建设、民生发展为重要。邓小平表示赞同,认为经济建设是其他两大任务的基础。   两人谈到十一届六中全会的人事变动,邓小平向金庸解释了自己因年事已高、无法胜任繁重的外交应酬,而不担任国家主席的原因。   邓小平说,六中全会召开时间之所以延迟,是因为《决议》还未写好,写《决议》经过反复讨论,的一次讨论会有4000多人参加。写《决议》的目的是为了总结经验,统一认识,团结一致向前看。   邓小平还表示,世界上有100多种社会主义,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邓小平还谈到金庸父亲查民卿当年在“镇反”中被错杀一事,金庸连连点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并表示父亲的命运只是改朝换代之际的悲剧,自己已淡然不记“前仇”了。   会谈持续了一个小时,金庸起身告辞,邓小平亲自送他离开。两人边走边谈,到了大厅外,还站着谈了一会儿,邓小平握着金庸的手说:“查先生以后可以时常回来,到处看看,每年来一次。”   当晚,中央电视台在联播中播放了邓小平与金庸会谈的消息,港澳及世界各地的媒介纷纷予以报道,轰动一时。   当年9月,《明报月刊》同时发表了金庸和邓小平谈话记录及《中国之旅:查良镛先生访问记》,此书出版后,一时间洛阳纸贵,出版3天后就告罄,连续加印了两次。   金庸在邓小平接见回到香港后,立即给邓小平专寄了一套《金庸小说全集》。也就是在邓小平会见金庸后不久,金庸小说在内地“开禁”,并很快成为畅销书。   对金庸而言,这次会见影响巨大,他说:“访问大陆回来,我心里很乐观,对大陆乐观,对台湾乐观,对香港乐观,也就是对整个中国乐观!”   赖晨

前一页[1][2][3][4]

网络营销优势
公众号微商城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