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插曲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1:55:44 来源: 仙桃信息港

初春,万物吐露新芽。日落黄昏,一座独门独户的宅院内。一张木制摇椅上坐着一位穿唐装的老人。他,鹤发童颜,双目微闭。虽然年已古稀,但依然可见当年的俊模样。  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张照片。从屋子里出来,向他跑去,轻轻摇醒他:“爷爷!爷爷!”  “唔,怎么了?”  小男孩抬起头,睁着那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在他的小脑袋里想必有无数个问号吧。举着相片问:“爷爷,她是谁?”  “哦,我来看看。”老人从小孙子的手里接过相片,仔细端详了一番“她是爷爷的一位朋友。”  “爷爷的朋友?那她怎么没来过我们家?”  “她……”老人把小孙子抱起,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洋洋,想不想听爷爷讲故事?”  “想”……    九月。又是大学新生入学时节。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官员的腐败在大学校门口可见一斑。大学门口,私家车、公车、更有甚者,还有警车令不是特别宽敞的校门口拥堵的水泄不通。稍有不慎,碰到这些“大爷”们,警报声则四起。人与人之间,开始了争吵、打架、围观、谩骂,看客们看着一出出比电视剧还精彩的剧集。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好听的男性声音闯入这片混乱中。一个貌似贵妇的中年女人昂首看向年轻男人:“你是这里的老师吧,管管你的学生吧。”  年轻男人刚想说话,但被贵妇给打断了:“她”她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与自己女儿年纪相仿的衣着朴素的女孩“碰着我的车了,我的车可是名贵跑车哦。”  女孩迎上贵妇那傲慢的神色,不卑不亢:“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还想怎样?”  “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她质问年轻男人。在她身边的女儿拉拉她的衣角:“妈,你就少说几句吧。人家都道歉了。”  “你个败家玩意,你不知道这车比人还贵吗?这车要是真刮出点花来,我看你怎么跟你爸交代?”贵妇瞪了女儿一眼,这一眼带着几分威严,吓得她都不敢再帮将来有可能会是自己同学的女孩说话了。  引起这次争吵的原因,他已基本清楚了:“阿姨,您看您家的车也没怎么样,就算了吧。”  “算?怎么算?”  贵妇的女儿被围观的人指指点点地很不好意思,拉着母亲,扯着母亲的衣服:“妈,咱们走吧。”  “走?走去哪里?今天这事不说清楚,我哪都不去。”贵妇撒起泼来,比普通女人撒泼更难看。贵妇的女儿也开始强硬起来:“你不走,我走!”说完不理会母亲,顾自往前走。贵妇见女儿走了,连忙追上去,在追上去前,还不忘用极其鄙夷、嘲讽、不屑的眼神说:“乡下人!”  待那对母女走后,这个年轻男人才冲围观的人:“好了,没什么好看的,大家都散了吧。”等人们逐渐散去后,他才问“同学,你是大一新生吧。”女孩点点头,艰难地拎着她的行李一点点往前挪。  “我叫夏泰风,你呢。”  “古心莲。”  “我来帮你拿吧。”夏泰风一把抢过心莲的行李,他的举动吓了她一跳。他笑着说:“别怕,我也是这所大学的学生,我带你去注册吧。”  “你是这所大学的?”  “不信吗?我把学生证拿给你看?”  “不用了。”心莲跟着泰风去各个地方办理入学手续,期间有认识他的人问他这是谁,他笑笑说,是个小师妹。他把她一直领到心莲宿舍门前:“好了,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吧。”他边说边在本子上写,写完后撕下交给她。这是泰风次与心莲相遇,不知怎的,心中的某根弦被牵动了。然而,自从大学新生报道那天相遇后,心莲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不再出现在这所大学的任一个角落里,难道之前的相遇、相谈都只是一场梦吗?  就在泰风为此苦闷不已时,不期然地又和心莲相遇在了去礼堂的路上。那是他和她的第二次相遇,这次相遇回去令他莫名地兴奋了很久。他和她的相遇是在军训结束后的个星期六的傍晚。  “古心莲,你快一点啊!”在泰风的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焦急的声音。古心莲?是那天的那个小学妹吗?还是?他扭头,果然。碎花短袖、米黄长裤,齐耳短发的心莲与身边着装入时女孩极为不称,确切地说,是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古心莲!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夏……夏……”心莲身边的女孩努力回忆着“夏风?”女孩自觉说错名字了“不对,我再想想。”她指着他“夏……夏……夏泰风,没错你是夏泰风!你是风云组合里的夏泰风!”  “你好!”  “以前都只是听传闻,没想到竟然让我遇到活的了。”看来女孩比心莲更加激动“心莲,你知道吗?泰风学长可是非常厉害的,他啊,无论是唱歌、演戏,什么都厉害。”  “呵呵,你过奖了。”泰风对这样的小女生已经见多了,也麻木了,他只想和心莲说话“那天你怎么没打电话给我?”  “你不是说等有事了再打吗?”  “没有事也可以打的呀。”  说话间,三人都已经到了礼堂门口了。  礼堂已被重新装饰过,红底白字的横幅挂着。顶上的霓虹灯旋转着,闪现出光怪陆离的颜色。心莲因为同学的介绍而多看了坐在另一边的泰风,看来他真的如传闻中的那样受欢迎。  自从进入礼堂后,泰风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心莲,期间有女生邀他共舞一曲,都被他一一婉拒,自从认识心莲后,他从心底里就认定自己的舞伴只有一个,那就是古心莲!  节奏逐渐慢了下去,擦出小火苗的和已然是一对的都相依相偎,在舞池中央。泰风透过一对对贴得紧密的人儿的缝隙里,发现不见了心莲的身影。心莲呢?怎么一不注意就不见了呢?他随便拿了罐饮料出门,在拐角的地方,遇着了她。他笑了。  “我以为你消失了呢?”  “我……”  “不习惯吧。”  “唔。”  “那我们走走吧。”  心莲点点头,不作过多的表达。她是个内向的女孩,也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女孩。她是个内向又害羞的女孩。他和她绕着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在心莲心里没有宏图大愿,只有小小的一个心愿。她只想努力学习,尽快毕业,找到工作,还清家里因为自己的学习而欠下的一屁股债。这就是她在大学里的目标。她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她希望自己只是路边的一棵无人问津的小草,可事实真的如她所愿望的那样吗?  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去着,心莲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泰风对自己的好,她都放在心里。也有过感动的时候。只是,自己真的不能把大学的时光全都浪费在风花雪月里。  有天,心莲在兼职的快餐厅里晕倒。同事将她送到医院,却被查出患了不治之症。这可真是晴天霹雳,那段时间对心莲来说,简直就是一片黑暗。她拒绝见任何一个人,拒绝和任何一个人交谈。那段时间她封闭了自己的心……  “爷爷,你的故事一点都不好听。”小孙子不依了。  “哦,那洋洋想听什么故事?”  “唔,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好,我们就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老人把照片放在桌上,给小孙子讲起了孙悟空的故事…… 共 26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孕妇癫痫患者日常生活的注意事项
本文标签: